当前位置: 主页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 >
2020 04-14

欧阳修最经典的一首词开篇就是千古名句就连李

Comments 阅读:

  对于同是“唐宋八大家”的两位北宋文学家来说,王安石与欧阳修的词在我们之前的文章中介绍的并不是很多,这并不代表这两位在文学诗词方面的造诣突出,而是他们为我们留下的经典太多,小赫赫在筛选时竟然不知所措了。

  相对而言,欧阳修在以往出现频率相对较低,我们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欧阳修的一首传唱千年的词。

  说到欧阳修,我们对他一定很熟悉,曾经的那位“醉翁”在自己24岁时就金榜题名,考取了功名,而立之年就作为一名储备干部得到了重点培养,而后一路升至了兵部尚书。

  他的一生实在令我们赞叹,并不是因为他在年轻时就已经成为了朝廷命官,也不是因为他的刚正不阿、针砭时弊;更不是因为他与王安石因为青苗法而不和的些许传言,而是他在北宋时期作为领军人物倡导了一场古文运动以及在诗词方面的创作水平。那场古文运动一反当时盛行的浮夸、艳魅的词风,而支持脚踏实地,反映世事的朴实风格。

  欧阳修的词多为朴素平凡寄景抒情与以物言志类的,但是他的很多词中也体现了濮阳修的一些比较不为人知的一面——情深意切、缠绵悱恻型。而正是因为他在词方面发展如此宽泛而被后人戏称为“风流才子”。因为我们在品读欧阳修的某些作品的时候,依稀能够体会到柳永、纳兰性德的感觉。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首词我们肯定曾经在某一段时间背诵过,而且背得津津有味,因为它的太过经典,也引来了宋朝很多大家的纷纷模仿,其中就包括李清照,依照欧阳修的词,自己填了一阙《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但是却没能超越欧阳修的这首《蝶恋花》,以至于她在《临江仙》中的序就说到:

  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

  这首词是一首典型的闺怨词,欧阳修借助女性的口吻通过蝶恋花的词牌写出了一位女主人在深闺中的那种孤独以及对丈夫的思念。“

  上阙本意:现在这庭院也不知道有多深?庭院外的杨柳一排一排的,将云雾堆叠了起来,而院中的帘幕更是无数,让人一眼望不到边。那架豪华的马车现在在哪个风花雪月的地方停留,我登上庭院中的最高处也看不到那车水马龙的喧闹之地。

  开头的叠词“深深”、“无重”以及后面的“堆”,将庭院的深邃以及与外界隔绝的环境充分地描写了出来,让我们读后就感到了些许的压抑与孤独,而且在上阙中一条暗线就是表达了有话无人说,有苦无处诉的悲凉之感。

  这短短的几句话将女主人现处的环境非常透彻地描绘了出来,让我们感觉欧阳修就是一位舞台美术师一样,又好像一位资深的摄影人,他熟练地用长远短接的镜头感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深深的庭院被围拢在重重的烟雾与帘幕中的画卷。突然镜头一转,转到了丈夫经常去的地方——章台路,做足了功夫,留足了悬念。

  本意:每年的三月份天气总会是不乖的,经常的风狂雨骤,到了黄昏时分就到了关门休息的时候,很少有人出来散步闲聊。即使关上了房门也没有把这早春的风光留住。我面对着庭院中开放的花,又想起了没有回来的他,泪眼婆娑,可是花儿怎么能够懂得我的心呢?它们自顾自的随着春风飞到了平日玩耍的秋千底下。

  词中想留住的春光其实就是女主人的年华,她想尽办法留住这虽然不乖但是难得的春天,却无奈天不遂人愿,时间就这样从她关上的门缝中悄然溜走。看着那被风雨吹落的红花,犹如自己的青春和命运。

  上阙的丈夫走马章台,下阙的花儿飞过秋千,但凡读到这里的我们总会为这位独居深院的女主人所处的环境而怜惜。

  纵观整首词,欧阳修将这份真切的感情就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剥掉,将女主人心内的情感进行深挖,而他这样的描写并不是信手拈来,也并非刻意为之,而是那样的自然而成,在这样简单自然的语言中将那份真挚的感情表达了出来,读后令人神往!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ouyangxiushicirenwupian/1485.html

上一篇:从欧阳修的抒情散文入手说说他人生中种种情感 下一篇:名人名言:欧阳修诗词名句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名人名言:欧阳修诗词名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最经典的一首词开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从欧阳修的抒情散文入手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在文人中苏轼的诗词一向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与李清照的曾外公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从欧阳修的抒情散文入手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里说神射手百步穿杨无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