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 >
2020 04-02

趣说宋词|一篇文章怼遍北宋文坛:恕我直言在

Comments 阅读:

  说起中国文学,大多数人们第一个想起的肯定是唐诗宋词,而在唐诗宋词圈又各自有各自的团队担当,唐诗有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宋词有苏轼,柳永,陆游,辛弃疾。

  这些人都是当之无愧的公认的大佬,但是尽管这样,在宋朝,还是有这样一个人,写了篇文章,怒怼了北宋的晏殊,柳永,欧阳修,苏轼,秦观等一串大哥级别的人物,那意思就好像是在说: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每一个真正懂如何写词的。

  这个人是谁?竟有如此大的口气?很多人可能以为,稍微有些文学修养的应该都不会不自量力到去怼这些大佬,写文章的人肯定是个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但是,正确答案并非如此。怼大佬的人是北宋著名的词人李清照,对,就是那个后来被人称为婉约派鼻祖的女词人李清照。此人可不是什么初生牛犊不仅才华横溢,被人称为千古第一才女,还在诗词创作上成就斐然,由她开创的诗词风格易安体就曾拥有着包括辛弃疾在内的一大批追求者。可以说,如果前面所说的被怼的几位是北宋词坛的大哥大,那李清照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北宋一姐。

  既然这种怼并非滑稽之语,而是大姐对大哥正经的评判,那么我们就不禁要问了,苏轼,柳永他们写得词不错呀,风评也一向很好呀,别说当时的人了,千年后的我们还能随口背上一两句呢,咋就能到被李清照怼的地步了呢?难道他们的词在当时并不受待见?这到底咋回事儿?

  其实呢,咱们所说的怼遍大佬的文章就是李清照所写的词的评论性文章《词论》,其实也就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说的书评、影评,只不过她评价的对象不是书,也不是电影,而是词。既然她在文章里怼了不少人,那咱就挨个儿来看看她是怎么向大佬开炮的:

  在这篇文章中,第一个被怼的词人就是我们所熟悉的柳永。没错,就是那个发了两句牢骚就被皇帝记住而不能参加科举的浪荡公子。虽然在现在看来柳永没有欧阳修,苏轼他们的名气大,可是在当时柳永还是很出名的,人称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

  既然这柳永的词传唱度这么高,那有啥问题嘞。李清照,毫不留情地说他词语尘下,其实那意思就是,你用那词儿一点都不雅,土得掉渣儿。

  不知道听到这些的柳永会不会气得要掀棺材板儿了,那么,这个评价是否中肯呢?在下结论之前,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下柳永的词和其他人对他的评价。

  其实,不可否认,他的一些词用语确实有点儿不雅。先看一首大家可能听过的《定风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大家可能发现了,这首词中加粗的部分都不咋好解释。其实,这些词正是当时的俗语,并不是当时人们所认可的文学语言,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老铁,嗝儿屁了等等。这在柳永词中可不是特殊现象,他的另一首《玉女摇仙佩》中也有拟把名花比。恐旁 人笑我,谈何容易、且恁相偎倚这种句子,简直做到了平白如话,对读者的文化水平毫不挑剔。

  不过,这么写是对普通读者比较友好,但是在科班出身的文豪们看来就难登大雅之堂了。秦观曾经写过一首《满庭芳》,就是那首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的词,可以说是秦观的代表作,可是当他的老师苏轼看到后却批评他说:难道你是在学柳永作词吗?他的词大都以歌妓为对象,词语又不雅,可不是一个学习的好榜样!

  如此看来,李清照怼柳永的这一点还真是事实,当时也有不少人跟她持同样的观点。但是,李清照也并非光挑错,她也是肯定了柳永的可贵之处的:变旧声作新声。不过,很多朋友可能要问,这是啥意思呢?

  其实这要从词的发展历程说起,李清照在怼一些大佬之前先简略地提了一下词的发展,大致是这样的:首先,词初产生时是具有音乐性的,也就是说是用来唱的,具有诗和歌的双重属性,也就是她在开篇第一句所说的乐府声诗并著,所以,他在评论本朝词人的时候多用音乐性来进行衡量。

  此外,词在发展过程中逐渐抛弃了诗歌的正经属性,变得越来越不正经了。原本他应该具有诗那样抒情言志的政教功能,但是经过那些以花间派为代表的文人的一通操作,词变成了描写艳情和糜烂生活的专用文体。所以,李清照说自后郑、卫之声日炽,流糜之变日烦,插一句,郑卫之声指的就是《诗经》中郑国和卫国的国风诗,因为这俩地儿比较开放,所以诗歌多写破坏禁忌的男欢女爱,后人常用此指代那些艳情诗。

  这一类诗大家可以从《花间集》里面找,随便来几句感受下:正是桃夭柳媚,那堪暮雨朝云?(毛文锡《赞浦子》),山枕上,私语口脂香(顾敻《甘州子》),偷期锦浪荷深处,一梦云兼雨(阎选《虞美人》)。你品,你细品,这等虎狼之词,怎能入了大文豪的眼?

  这种情况,直到南唐李后主才有所改观,词变成了人的真情流露,用语也正经了起来,不过这跟李后主亡国之君的命运不可分离,虽然词在他这进步比较大,但他的词终归太过伤感,那亡国的心情也难以模仿。直到柳永,将词真正搬出文人们的糜烂生活,开始放眼世俗生活,扩大了词的表现范围,在内容上变俗为雅,为宋词的健康发展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所以才说他变旧声作新声,这是说他语言俗,但是内容上终归是一个较大的进步。

  接下来被怼的大佬级别的人物就是晏殊、欧阳修、苏轼这一批人,说他们: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这意思就是,您三位学识渊博,牛气冲天,让你们作一些小词,简直就像从大海中舀出一瓢水那样简单,但是你们作的词,简直就是标点标错的诗,而且又毫无音乐性。

  这样说也是很直接了,那么,为何李清照为何会给他们这样的评价呢?由于这三个人中苏轼的特点最为突出,所以我们就以苏轼为代表说一说他们被怼的原因。

  首先说一说为啥李清照说他们的词写得像诗。咱们前边说到,词这种文学形式被晚唐五代的文人们弄得糜烂不堪,北宋词人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改变词的写作内容,使其更多地描写社会现实,表达个人情感,提升品味,在这一方面柳永有不小的功劳,这一过程可以用词内容的诗化或者雅化来进行概括。而苏轼,则更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进程。他直接将诗言志的那一套搬进词的创作中,举一个常见的例子,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句句豪放,意境广阔,借景言志,俨然就是一首正儿八经的咏史抒情诗。拿这首诗跟柳永的《定风波》一比,马上就能看出来苏轼之词诗化得有多严重了。不过,这样做虽然开拓了词的境界和表现方式,但是却模糊了诗与词之间的文体区别。

  这里插一句,在当时人们看来,诗是正经的表达宏大的治国平天下的志向与感慨的文体,词呢,则是表达个人内心幽深情感,描述平常生活的文体,以至于人们常称词为小词。

  所以呢,在李清照看来,诗与词应该是各自承担着不同的功能,词别是一家。词确实是要朝着变俗为雅的方向前进,但是不能完全变成诗,词应当守住自己的本质特征。所以苏轼这种过度的以诗为词则是泯灭了词的地位,是不可取的。

  那么,怎么样守住词的本位呢?在李清照看,那就是词的音乐性,也就是一定要协音律,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批评苏轼之词不和律的原因了。

  也许在我们眼里,词只是放在桌子上供人欣赏的案头文学,但是在宋朝那个时代,词是要配上乐曲唱出来的。首先,词这种文学形式起源于民间俚曲的演唱,具有天生的音乐性,没了音乐性,也就不可能会产生词。其次,随着这种文学形式的发展成熟,词的音律的规则和范式都更加完善和复杂。历代词人都十分注重词的音节,音调、句调、平仄等,前有温庭筠分平仄,晏殊强调去声,后有周邦彦用四声作词。可以看出,词在音乐性上的日益完善本身就是这种文学形式成熟的表现,词的音乐美,也必然是词的审美特质重要的一环。

  从当时人的观念来看,李清照的评论还算中肯,但是苏轼以诗为词的做法也算是一种创新,如前所述,对词意境的开阔也是功不可没的,不能说是对词的泯灭吧,只能说这是一种不同于小词的豪放风格,对词的整体发展也是利大于弊的,不过,如果再注意一下音乐性,那就差不多臻于完美了。

  怼完柳永,苏轼这些大大佬以后,李清照的枪口就转移到了秦观,黄庭坚这些小大佬身上。相对来说,这两个人是后辈,词的理论在他们这里应该比较成熟了。所以李清照先指出他们与前人的不同: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也就是说,秦观,黄庭坚他们是懂词的,音律也过得去,但是他们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

  先说秦观秦少游,李清照说他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啥意思呢,就是说秦观的词情感非常丰富,但是却少了那么一点用典的手法,内容略有贫乏。就像美丽的邻家女孩儿,虽然线条美丽,但是却少了那么一点血肉。

  既然要求不要过度以诗为词,那么为何还要要求别人用典呢?其实,在李清照看来,词中用典也是雅的一种体现,词的雅不仅包括语言的清新雅丽,还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秀美的神韵,用典则刚好能够体现出这一层作用。

  李清照自己的作品中就常常注重用典,来看一下她的《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的下阕: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这几句连用了屈原《离骚》、杜甫《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诗、《庄子·逍遥游》、《史记·封禅书》中的典故,文化底蕴深厚却毫无斧凿痕迹,可以说是将诸多典故融于一炉。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如她的许多名句: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这些都是用典,但是在我们看来却毫无痕迹,十分自然。

  那么秦观真如李清照所说不会用典吗?这恐怕就不太能站得住脚了。咱们上文提到秦观的代表作《满庭芳·山抹微云》,篇中莲莱旧事、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都是用的典故,并且还恰到好处。另一篇《满庭芳·晓色云开》里面有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的句子,化用的是唐代诗人杜牧的《赠别》与《遣怀》之诗,似乎也恰到好处。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李清照的评价就有失偏颇了。

  了解了李清照对其他大佬的不满,我们也差不多能了解李清照所认为的好词的标准应该是什么。首先要合音律,不能拿来唱的词不是好词。其次,要把握好词本位与以诗为词的创作方法之间的平衡,不能把词当作诗来写从而泯灭了二者的界限,毕竟当时词的首要任务是合乐演唱,除此以外又要将诗中的一些写作方法,比如用典,铺叙等等引入词中。估计只有做到这两点,才不会挨李清照的怼。

  此外,我们也能了解一些北宋词发展的一些情况。拿柳永来说,就是诗歌内容的变化,从艳情到世俗与个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词的雅化的趋势。拿苏轼来说,他身上就体现了浓重的以诗为词的特点,这也是北宋出现的一种重要的趋势。这种方法也影响了包括秦观,黄庭坚在内的一大批文学家,成为北宋词发展史中不可不提的一个现象。

  最后,我觉得我们可以客观地看待李清照的怼人现象,毕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正是因为这些大家们的相互交流,才促进了词这种文学形式的完善与发展。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ouyangxiushicirenwupian/1407.html

上一篇:欧阳修很经典的一首词写尽了相思之苦 下一篇:江苏省丹阳市珥陵初级中学七年级语文下册 古诗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江苏省丹阳市珥陵初级中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趣说宋词|一篇文章怼遍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很经典的一首词写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诗词[资料]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经典古诗词比赛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欧阳修的诗词名句大全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唐宋诗词名篇欣赏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