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 >
2020 03-29

邂逅诗词·周末人物丨“张三影”张先:心中事、

Comments 阅读:

  有一天,北宋词人宋祁经过张先家,就让仆从向门里喊道:“尚书欲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张先也在屋内大声应道:“莫不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

  “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指的是宋祁,他因名篇《玉楼春》中“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得名。

  “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指的则是张先,他在《天仙子》里写“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流传一时。

  在词坛上,小令有晏殊,长调有柳永,他既没有苏轼的豪放洒脱,也没有柳永的婉转绵长,但就是这样的他,却凭借着自己清新平淡、韵致深长的笔调,成就了宋词一道别致的光影。

  在北宋中叶,张先是与柳永齐名的词人,然而当时士大夫阶层对他们的评价却大相径庭。

  如晏殊就曾对柳永的“针线慵拈伴伊坐”十分不屑,苏轼也曾把“学柳七作词”作为对秦观的指摘。

  晏殊与张先交谊深厚,对张先的词,常赞不绝口;不屑学柳词的苏轼,也曾为张先的词集题辞,称张先“以歌词闻于天下”。

  北宋词家,大多推崇张先而鄙薄柳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较之柳永词作的浅近俚俗,张先的词更加“雅化”,更符合士大夫的审美情趣。

  张先现存词有一百六十五首,题材从歌舞、赠别、酬唱、宴饮、记游到描写景物、咏怀、咏物、节令、祝贺,几乎所有传统的诗歌题材都在他的词作中得到了表现。

  张先的词作,也有许多是艳情和闺情类的题材,但不同于五代孙光宪等人词作中的一些露骨低俗的描写,张先的语言高雅脱俗,深受传统礼乐文化的熏陶。

  这是张先酒宴中赠妓之作。首句写女子身上穿的裙子,罗裙上绣着双飞的蝴蝶。“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则着重写女子的妆容,以春色代指女子的美色,清丽淡雅。

  结尾两句“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再次写女子的衣着。古人较为贵重的衣料上常绣有花纹,词人由女子衣服上绣的云彩,联想到山上的云。但未写云,先写山,不但写山,且是带些昏暗的乱山。让人仿佛看到一朵朵白云,从昏暗的乱山深处徐徐而出。

  张先词的“雅”还体现在情感的雅正,一改晚唐五代柔靡软媚的闺中格调,表达了士大夫雅健朗畅的情志,如《千秋岁》:

  上片以暮春时的凄清景象,来烘托暗示爱情横遭阻隔的沉痛。鶗鴂鸣声悲切,昭示着春光的过去。梅子青时,却有无情风暴突袭,那爱情就如柳絮一般逝去。

  幺弦,是琵琶的第四根弦,最是怨极,拨动这根琴弦,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词人于是奋而反抗,“天不老,情难绝”,天不会老,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是全词最警策之语,“丝”与“思”谐音双关,相恋的人是用他们对对方的思念,结成千万个结,织成一张牢固的网,要把彼此紧紧系住。

  有客人对张先说:“大家都叫你张三中,‘三中’者,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

  张先说:“‘三影’者,‘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堕风絮无影’,这是我平生最得意的作品。”

  张先对“影”这一意象似乎怀有一种别样而执著的情怀,在他的词作中,“影”共出现了二十九次,约占全部词作的六分之一。

  “影”本身就具有一种朦胧的情调,它的运用,能使整个画面空灵素淡起来,又能让炽烈、热切的情感得到淡化处理,从而在整体上给人高雅脱俗的感觉。

  这首《天仙子》是张先词中的名作,在对暮春景色的伤怀中,寄托词人对年老位卑、前途渺茫的慨叹。

  上片起首两句写词人本想借听歌饮酒来排遣忧愁,但“举杯消愁愁更愁”,词人吃了几杯闷酒后就昏昏睡去,一觉醒来,日已过午,醉意虽消,愁却未减。

  于是引出词人对春光消逝的感叹,转眼便近黄昏,词人照着镜子,看着两鬓斑白,想到从前的一些遗憾,已是追悔莫及。

  天很快便暗了下来,水禽并眠池边沙岸上,抬头望望天空,竟无一丝月色。词人的心情更加沉郁。但就在这时,一阵风起,刹那间,云开月出,花儿也在月光临照下婆娑弄影。词人孤寂的情怀终于有了片刻安慰。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评:“云破月来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在这首词中,去年的回忆与今夕的景象被交融在了一起。词人写迷人的月色、洁净的星空、觥筹交错的宴席、轻歌曼舞的歌姬,而在这些种类繁多的意象中,“影”则充当主帅。

  词人用影的虚幻、朦胧、轻灵来弥合种种景物间的界限,使之澄明合一。影的描摹带给人一种幽幽的静谧感和淡淡的忧伤感,从而让整首词都有了一种摇曳的韵致。

  “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在词的创作中,境界所代表的是一种含蓄不尽的韵味。而张先则深谙此道,他通过对影的运用,化实为虚,将物象的界限弥合,从而给人缥缈迷离的感觉,也让词作具有了余韵悠长的美感。

  花本来就是我国古代文学的传统题材,从诗骚便已发源,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而在张先的一百六十五首词作中,花出现了一百三十二次(包括题序中提到的),是其词中出现最为频繁的意象。

  张先写的花有两类,一类是将花直接作为歌咏对象,一类则是将花作为情感抒发的工具,用在离别词、节令词中。

  而张先写花最著名的一首,莫过于为他赢得“桃杏嫁东风郎中”之称的《一丛花令》:

  这首词主要写一位女子在恋人离开后独处深闺的相思和愁恨。起句突兀有力,为什么伤高怀远之情无穷无尽,那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真挚的爱情更为浓烈啊。

  千万条柳丝纷乱,引动了女主人公的离愁,词人却反过来说,是离愁引得柳丝纷乱,看似无理,却更深切地表现了愁之“浓重”。

  女子回忆着当时恋人骑着嘶鸣的马儿逐渐远去、尘土飞扬的场景,如今她登高远望,茫茫天涯,又到哪里去辨认恋人的踪影呢?

  转眼便是黄昏,夜色笼罩,一弯斜月低照,女子领略着那凄清况味,转入对自身命运的观照:

  细细想想自己的身世,甚至还不如那桃花杏花,她们在自己青春快要凋零的时候还懂得嫁给东风,有所归宿,而自己却只能在形影相吊中消尽青春。

  据说,欧阳修特别喜欢这首词,便赠与了张先“桃杏嫁东风郎中”的雅号。一次,张先前去拜见,门人通报后,欧阳修欣喜之间,顾不得鞋子穿反了,连忙出门迎接,说:“这就是‘桃杏嫁东风郎中’啊!”

  张先是太平盛世间的文人,他从小接受着正统的文化教育,41岁中第,43岁才开始仕途生涯。他的一生没有大的起伏,一直在湖杭一带作中层官吏。75岁退休,年89岁去世,平稳安顺地度过了一生。

  也正是这样的生活经历,养成了他平和儒雅的性情,不热衷于名利,而具有魏晋名士的风神。书画诗词无所不通,喜宴饮,好管弦,懂得享受生活。

  他的这种温柔敦厚的君子风度,也便注入到了他的词作中,用淡雅高古的语言写怨而不怒的情感,意象唯美,韵味悠长!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ouyangxiushicirenwupian/1371.html

上一篇:下列有关文学常识的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 下一篇: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邂逅诗词·周末人物丨“张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下列有关文学常识的表述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宋代10个著名词人一人一首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带“双”字的诗词有哪些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清新淡雅的诗词(古代、
  • [欧阳修诗词人物篇]古人描写女人醉酒美态的
  • 公益广告